行業動態

“互聯網+解紛機制”的六大發展趨勢

發布時間:2015-12-18 來源:人民法院報 點擊數:620

       當今世界,科技的發展日新月異,以互聯網為代表的現代信息技術不僅改變了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而且對糾紛解決方式產生了重大影響。與傳統糾紛解決方式相比,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具有高效便捷、成本低廉的優勢,呈現出強勁的發展勢頭和生命力。在“互聯網+”行動計劃的國家戰略的引領下,我國許多電商平臺已建立了在線糾紛解決機制,部分法院開始嘗試建立網上法庭,讓公眾受惠于互聯網的發展,足不出戶解決糾紛。“互通互聯、共享共治,構建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這是第二屆世界互聯網大會的主題。本期法律文化周刊第五版刊文介紹我國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趨勢,第八版介紹英國在線糾紛解決顧問小組于今年2月發布的《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工作報告》部分內容。敬請關注!

    ——法律文化周刊 

       在全國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工作推進會期間,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區人民法院訴調對接中心考察時,通過“e調解”平臺與一名江蘇律師調解員視頻通話,了解在線調解情況。該機制是今年7月蜀山法院與新浪司法云平臺合作開發的在線調解平臺,當事人可通過登錄“e調解”平臺預約調解,即時與在線調解員互動,真正實現了足不出戶化解糾紛。自該平臺10月正式上線后,已有20多名調解員注冊登記,受理并在線調解 案件125件,成功調解了61件,占48%。對此,周強院長贊不絕口,希望法院探索創新“互聯網+”時代的糾紛解決機制,為公正司法發揮更大作用。

     “e調解”是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一種。在線糾紛解決機制ODR(Online dispute resolution)是從替代性糾紛解決機制(ADR)中演變發展而來的,是指中立第三方在虛擬的場所運用電子郵件、社交網絡、聊天室、視頻會議、網站系統軟件等信息技術工具協助當事人解決糾紛,在線完成各種爭議解決方式的總稱,它主要包括在線評估、在線和解、在線調解、在線仲裁、在線裁決等方式。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迅猛發展,跨國跨地域的電子商務糾紛越來越多,從而刺激了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在世界各國的快速發展。國際社會和組織越來越認識到ODR的低成本、高效率、便捷性、靈活性、全球性等優勢。美國最大的電子商務網站eBay每年解決6000萬件電子商務糾紛。MODRIA公司被稱為“互聯網上的公正引擎”,許多政府機構和國際組織通過該平臺解決糾紛。歐洲各國得益于歐盟的支持迅速發展成ODR的第二大區域。今年7月,歐盟各成員國已將《歐盟消費者ADR指令》轉化為國內立法正式生效。明年1月,《歐盟消費者ODR條例》將在各成員國生效。目前,歐盟投入45億歐元建立泛歐盟的ODR平臺,于2016年初正式開通運行。在ODR發展壯大的過程中,聯合國、經濟合作發展組織、亞太經合組織、全球電子商務論壇、歐盟等國際組織以及美加日韓等國家政府、各國消費者組織一直在積極推動。目前,全球已有100多家ODR機構,呈現出強勁的發展勢頭和強大的生命力。

       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和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建設的進程,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勢頭和電子商務的快速興起也呈現出蓬勃發展之勢。2014年中國電子商務市場交易整體規模達到12.3萬億元,已成為交易額超過美國的全球最大的網絡零售市場。為解決日益增多的電子商務糾紛,淘寶、京東、蘇寧易購、國美在線、當當、亞馬遜等電商通過電子郵件、在線聊天、400電話等客服投訴途徑解決糾紛。一些獨立第三方的在線糾紛解決機制正悄然興起。不過,與域外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產業化發展、在線調解市場日趨成熟相比,我國的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建設仍處于起步階段。但是,在信息技術高速發展的“互聯網+”時代,ODR將發揮公正、便捷、低廉、靈活的巨大潛力,成為未來糾紛解決領域不可阻擋的趨勢。

        一、更具開放性的糾紛類型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在發展初期主要是為了解決當事人距離遙遠、小額的電子商務糾紛,節約當事人的成本,高效便捷地解決糾紛。隨著電子商務的迅猛發展,與網絡交易相關的網絡支付糾紛、網上小額貸款糾紛等都開始運用ODR機制。近年來,ODR機制并未止步于電子商務糾紛,而是發展到以下幾類糾紛:

        一是訴訟請求僅有金錢類的民事糾紛,指除網絡世界的交易糾紛外,現實生活中的保險、傭金、房地產、人身輕微傷害賠償等糾紛也包括在內;

        二是糾紛性質為侵權類的商標權糾紛、著作權糾紛等知識產權糾紛;

        三是利用網絡技術解決優勢明顯的糾紛,如網絡域名糾紛、網絡游戲糾紛、網絡版權糾紛以及虛擬財產糾紛等;

        四是當事人不愿暴露身份、不愿面對面交鋒的家事糾紛、相鄰糾紛、隱私糾紛等。

        隨著我國基層社會治理網格化的全覆蓋、立體式的發展,在勞動爭議、醫療衛生、物業管理、消費者權益保護、土地承包、環境保護以及其他糾紛多發領域,各地開始探索建立“一站式”糾紛解決服務平臺,完善和健全實體化運作機制,切實發揮互聯網在糾紛解決及跨界融合中的強大作用。

        二、更具共享性的解紛資源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最大特點是共享化、社會化。人們可以通過在線糾紛解決平臺,實現法律資源與非法律資源、官方資源與民間資源、國內資源與國際資源的合理配置和資源共享。

       一是積極發揮民間資源的力量。積極調動人民調解組織、行政調解組織、行業專家、律師、心理學家、社區工作者,以及社會志愿者等社會力量的參與,為當事人提供更多可供選擇的糾紛解決渠道。當事人可以選擇最適合的調解員,既可以是本轄區的調解員、也可以是外省甚至外籍調解員解決糾紛,真正實現解紛資源的共享,實現利益的最大化。

       二是發揮企業和獨立第三方的糾紛解決作用。淘寶網自主研發了一套大眾評審團模式糾紛解決平臺,去年在線解決73萬件糾紛。新浪建立了微博社區調解平臺。調解在線(ADR-Online)作為北京調解聯盟的官方合作網站,在線接受當事人的調解申請。其他調解機構也要開發各自的在線糾紛解決平臺。

       三是借助人民法院信息化3.0版的優勢,把更多法院建成“電子法院”。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浙江法院電子商務網上法庭”在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西湖區人民法院、濱江區人民法院、余杭區人民法院等法院進行試點;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在全省法院探索建立了“電子法院”。其他法院也在積極推進電子法院的建設。

       四是探索司法資源與社會資源的交融共享。今年新浪網研發互聯網調解平臺,與法院進行合作,建立了“e調解”平臺,將社會調解力量引入法院訴訟服務平臺,實現了跨界交融、良性互動。

       五是全球經濟一體化建設催生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國際化發展。“一帶一路”戰略也亟須中國加快在線糾紛解決平臺全球化建設的步伐。一個縱向貫通、橫向集成、共享共用、安全可靠、全球視野的在線糾紛解決信息系統正在籌劃建設中。

       三、更具便捷性的解紛服務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與傳統糾紛解決機制相比,其最大的優勢是便捷高效、成本低廉。當事人之間、當事人和調解員之間都可以自行選擇適當的時間、地點使用網絡通訊工具進行交流,申請、舉證、質證、調解、開庭以及送達文書等程序均在線完成,減少了訴累,節約了成本,效率大大高于傳統糾紛解決方式。

    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在給當事人帶來程序上的快速、便捷、高效率的同時,人們更加期待實體上的糾紛解決和實現正義,例如在線糾紛證據的舉證和認證、線上線下的交融配合、調解協議的履行和執行、跨境調解協議的認可等,這些問題都對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形成極大的挑戰。

       所以,未來在線糾紛解決機制的發展,從解紛方式上,不僅包括線上解決,也包括線上線下的交融;從事實認定方面,要求在線糾紛解決機構、電商平臺、認證機構、鑒定機構之間加強深度合作,整合資源,借助于電子簽名、電子認證等新興業務,強化證據的可信性,降低當事人舉證難度;從與司法對接方面,加快對在線仲裁協議、在線調解協議的確認和執行,以及國外在線仲裁協議、調解協議的承認等問題進行研究,以適應互聯網全球化發展的需求。

       四、更具自治性的社會治理

       電子商務在給人們帶來交易方便的同時,也使交易糾紛甚至欺詐交易變得更加方便和復雜。如買賣雙方當事人距離遙遠甚至位于不同的國家,彼此之間的了解僅限于網上發布的信息,雙方不僅對交易對象的真實交易過程的安全性等存有疑慮,而且一旦出現糾紛(如貨物不符、遲延交貨、拒絕付款、欺詐等問題)通過訴訟或者其他ADR方式解決,將會承擔成本高于標的額的巨大風險。如果糾紛不能得到順暢解決,勢必影響人們對電子商務的信心。

       因此,許多電商企業通過暢通的解決糾紛渠道來提高消費者對電子商務的信心。Square Trade(美國第三方質保服務商)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建立了電子商務網站徽章標志制度,使其認證的信任標志在80個以上國家的數萬個商家網站張貼懸掛,承諾參與在線糾紛解決程序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提供優質產品。歐洲也設立了“歐洲標簽”(Euro-Label)的互聯網信譽標志。正如聯合國《電子商務與發展報告》所指出的,ODR是一種能夠有助于建立消費者信心的程序,是消費者在評估進入網絡世界的新市場或新環境所要考慮的因素之一。

       我國也應鼓勵電商企業盡快建立健全企業信賴標志和可靠性計劃,提升消費者對電子商務交易的信心。推動電子商務的行業自治,建立ODR的規范和標準,確定設立ODR網站的主體資格,從業人員的資格、培訓和篩選,建立社會化評價機制、獎懲及退出機制等,明確收費標準以及網站欺詐、違約、侵權的法律責任等,保證ODR的中立、公正、高效的程序規則。

       五、更具普遍性的解紛規則

       由于網絡世界的特殊性,人們對ODR機制存在天然的不信任,對ODR機制的裁決程序、調解員或裁決人的中立性心存質疑。為增加當事人對ODR解紛機制的認可和信任,必須建立更具普遍性、權威性、中立性的解紛規則。

       一是建立以程序公正為第一位的ODR程序規則。要設計確保調解員或者裁決人的中立性和當事人充分陳述的程序,明確當事人的處分權對程序公正的補充;明確在線送達的方式以電子手段為主,實體手段為輔;明確在線送達的效力,在線文件傳輸的方式和安全保障;盡快研究解決電子證據的合法性和客觀性問題。

       二是建立ODR調解員或裁決人的中立地位保障機制。調解員或裁決人的專長、教育經歷、工作經歷、ODR培訓經歷等信息均在線公開。由ODR系統軟件隨機選取或者由當事人合意選擇調解員或裁決人。當事人一旦發現其可能存在不公正的情形時,可以隨時要求無因更換調解員或裁決人。

       三是ODR網站應建立對調解員或裁決人的評價體系,由當事人隨案對調解員或裁決人進行評估打分。相關網站也要建立對調解員或裁決人的考核機制。

       四是建立ODR調解員或裁決人培訓機制。ODR的一個優勢是具有裁決上的專業技術優勢,必須建立一套嚴格的選拔培訓機制,確保調解員或裁決人具備專業技術特長、網絡技術背景、糾紛解決能力等,并取得培訓資格證書等。

       五是研究建立ODR的執行程序。ODR裁決實現的最佳方式是當事人自愿履行。如果當事人不自愿履行,可以研究建立以消費者優先保護為原則,網絡自治執行為主、網絡社區執行為輔、兼顧社會力量執行的機制。

       六、更具挑戰性的法治保障

       對于法律人來說,現實王國里的傳統法律問題依舊存在,而互聯網王國里發生的糾紛以及相應的糾紛解決機制又提出了更大的挑戰。如ODR程序中“正當”當事人、“訴訟”行為能力、管轄、受案范圍、網絡安全、隱私權保護、舉證難、“屏對屏”非人性化、準據法的選用、執行難等問題,亟需深入研究;有關在線仲裁協議、調解協議的效力,仲裁地、調解組織所在地等問題影響到管轄法院的確定;調解協議的司法確認機關、執行法院的選擇、執行方式的變化等問題,需要制定新的規則;當事人使用網絡局限、語言交流的障礙也給跨境交易糾紛的處理帶來不便……ODR是對傳統司法解決交易糾紛以及其他糾紛的一種非常重要和有益的補充,國家應通過法律、法規,確認不同類型的線上糾紛解決機制及其服務的法律地位,并制定具體的運轉規則,使ODR制度的效用在中國得到更加充分的體現。

     “互聯網+”時代是一個自我革命的時代,更是一個創新發展的時代。信息革命、全球化、互聯網已改變了原有的社會結構、經濟結構、地緣結構、文化結構。“互聯網+解紛機制”將充分運用信息技術,搭建全方位、立體化的糾紛解決平臺,促進各類糾紛解決機制的跨界融合,從而引領傳統糾紛解決方式的升級換代。

大众棋牌游戏大厅下载